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文章归档 > 2009年三月
2009年03月30日 21:56

公众假期事关国本

公众假期事关历法,而历法,至少在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史中,事关国本。在《中国的传统》一书中,吴国桢先生对这一问题的描述是如此的有趣,以致在此不得不忠实地照抄如下(陈博先生译文):

……在中国年历中,正月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月。从黄帝时代起,一年的月份据说是依据干支系统命名的……12个月就贯穿从“子”(鼠)到“亥”(猪)全系列的地支记号。但是有一个把哪一个月定为定的一年的开端的问题。我们一点也不知道禹的时代以前是什么习惯,可是禹似乎已经指定“寅”(虎)为“正”(第一个月),而这个月往往是落在阳历元二月之间。在商取代了夏时,它把“正”改在“丑”(牛)月,在“寅”前一个月;所以商“正”通常落在阳历十......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24日 10:57

中国股市尚待纠正的几大陋规

1、发行审批

股票发行审批是导致中国资本市场中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估值差异悬殊的根本原因所在,也是中国股市存在“壳资源价值”的根本原因所在。发行审批制度相配套的逻辑是由政府从市场中选出“好公司”来发行股票及上市交易,这是一条中小投资者感到放心、从而充满政治正确的规则。然而正是这一规则,导致中国股市成为悬河,上市公司无论质地好坏,均以数倍乃至数十倍于同行业同类质量非上市企业股权市值的价格在流通市场上交易。这一现象又使得谋求上市(而不是创造利润)成为中国企业家实现创业价值的不二之选。中国股市大量的不公开、不公正、不公平现象于是随着上市公关或“创新”相伴而生。

事实上,腐败活动只是发......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8日 18:50

所谓“亲痛仇快”

一般而言,“亲痛仇快”是一个毒骂自己阵营中某人犯了愚昧错误时用的词。但是呢,用这词时不能颠倒了亲仇关系:即,不能一厢情愿地认为谁是亲谁是仇——也许在你痛的那一方,人家正快着呢,因为人家帮了人家的亲。

招行收购永隆事件,全天下的A股股东、H股股东都希望得到类似今天这样一个否决性的监管不批准。可是没有。那宗交易冲破了重重阻力,一直到交割完成。这事里头,什么是亲,什么是仇?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7日 13:35

闲话“义务”

“星期六义务劳动”

“依法纳税是公民的光荣义务”

“我院300多名师生光荣义务献血”

“为国家服兵役是我们的光荣义务”

“江油市30万干部群众参加义务植树”

“履行法定植树义务公民不到一半代表吁制定植树法”

“实行义务教育,既是国家对人民的义务,也是家长对国家和社会的义务”

……

“义务”这个词,在现代汉语中不啻为一个把水搅浑的典范,是中文表意能力向量上含糊而实用的标兵。上面这些短语或句子,都是用GOOGLE搜索义务一词、顺便拷上来给大家欣赏的。下面一一加以分析:

星期六义务劳动:1919年春,协约国帝国主义利用高尔察克发动了对苏俄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武装干涉,苏维......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15日 15:32

当谈及创业板时他们在谈些什么

当我们谈及创业板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八年前写过一篇创业板的文章,是在创业板被大家首次使用“呼之欲出”时用来祭奠它的,果然其后这家伙就胎死腹中了。为什么当时有这把握?因为在2001年,有少数市场先进已经认识到,旧股不能在二级市场上买卖(所谓不能全流通)的资本市场制度设计,使得沪深主板根本不能称之为资本市场。这些人以扶持高新技术企业、支持创新型经济等等口号为名义,撺掇官方设立创业板,是试图在主板之外,创设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资本市场。这个野心太大了,以致于后来可能被有关方面识破了,于是那个创业板就在全球新经济大潮破灭的大背景中,体面地从公众视野消失。

但先进分子们仍然在战斗,而且不是一个人,是......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6日 23:16

计划拯救了市场

2008年11月上旬,“四万亿”计划甫一出台,沪深股市立即结束连续数月的直线下跌,转而上升,中小企业板指数更是走出一波令指数几近翻番的牛市。股市由绿转红,举国上下愁眉齐展,似乎盘旋在中国上空的经济调整风波已然烟消云散。

四万亿计划有如一声响雷,除了炸红了内地股市之外,它在国际国内均掀起了阵阵波澜。国际上有发达国家对中国政府的大手笔既震惊又眼红,据说某些国家甚至在议事机关发起了是否停止对华援助的讨论;而在国内,在四万亿消息传开后,就有好事者不断上书国家计委(数年前重起一名简称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要求公开“四万亿公共资金流向”。此举也令有司颇为难堪。几经波折,几度扭捏,标准答案于两会期间得到又......

阅读全文>>
2009年03月04日 23:39

常识意义上的医改就是正确的医改

律师和医生,好象是全世界范围内最令人艳羡的服务业者。只是,这个“全世界”里,惟独不包括中国。

由于中国社会运行的独特规则,法律并非各种大小事务的最终裁决者;法律自身的政治地位决定了依赖法律维生之律师职业的社会地位。所以这个行业是驴粪蛋儿表面光,部分从业者也可以因其“涉外”或“通天”而混到天天高尔夫夜夜俱乐部的生存境界,但其内心的虚空和暗黑实则无可比拟。最近又“进去了”几位,其生命前期甚至都白风光了。

如果说律师还有“表面光”,那么医生在中国甚至可以说是表面都无光——民间俗语中“披着白皮的狼”可能就是对他们的尊称。这个职业中人,其最优秀者的个人收入可以和前述风光律师比肩,但其中绝大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