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专车:新常态下的“互联网 +”

专车:新常态下的“互联网 +”

我素来认为,商业的发展,不外乎总是在寻求两样事物:“好东西”与“高效率”。又时常,二者不可兼得,天平便些许偏向一边——诸如各类手工精制的服饰与家居,更偏向于好东西;而麦当劳般的连锁快餐,便更偏向于高效率——而当下,我想不到有什么比“专车”更好的例子,能够将“好东西”与“高效率”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中国经济高增长时代的结束已经成为各界共识,以往经济的高增长是在低基数下的高增长,是投资拉动的高增长,是数量上去、但质量有待提高的高增长。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亟待解决的是体制性和结构性的问题,是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问题,是能否充分调动各类资本活跃性的问题,是能否激励创新精神与创新氛围,从而真正使得中国经济转型为创新驱动的问题——换而言之,通过创新,不断追求“好东西”与“高效率”的结合,就是中国经济所追求的“新常态”。

专车服务作为“好东西”,其优越性有目共睹。相比于出租车而言,专车车辆更加整洁、舒适、甚至安全,司机整体素质更高,从行李搬运、等候,到随车送水、雨天送伞等诸多细节,乘车体验得到了显著提升;并且,通过如Uber这样企业对“传递善意”的格外留心与强调,司机与乘客之间关系变得更为亲近与友善。

固然,乘客乘车的最主要需求,是安全快捷地到达目的地;但在新常态之下,综合的乘车体验将成为愈发重要的刚性需求。我不止一次听人抱怨出租车车内气味难闻、司机态度蛮横、脾气暴躁或是无理拒载,如果你刚巧从机场下飞机并且家住离机场较近的话,那么一路之上你将一直为司机的那副黑脸和冷暴力而惴惴不安。我并不是说没有一个专车司机会发生上述问题,而是从结果来看,专车服务在乘车体验方面的显著提升,是无可争议的。

我一直认为,相比较于道德说教而言,“和谐社会”更为重要的体现与根基在于“商业和谐”。商业关系主导了我们社会关系的最多部分,从而也成为更加能够影响我们日常情绪的重要环节。换而言之,如果一个社会,其日常商业生活(如吃饭、购物、居住、乘车等)友善而温馨,那么和谐社会必将得以实现;而如果上述种种日常商业生活中总是充满戾气、随时准备着斗智斗勇,那么社会和谐将无从谈起。恰恰是因为如此,让乘车体验成为一个微笑,而不是一份怒气冲冲,在新常态下,将成为愈来愈重要的刚性需求。

说专车与之前“黑车”具备一样属性,明显是谬误之谈——想一想“好东西”这个标准,就会明白其中的荒唐。专车在司机信息登记、专业培训、车辆检查、车辆行驶过程中GPS定位、乘客信息与上下车实时追踪等各方面,与之前的黑车根本都不在同一个商业世界之中,其无论在管理理念、管理技术、管理文化等各方面不但远优于黑车,也远优于出租车,这都已是不争的事实。同样都是卖书,亚马逊和老掉牙的新华书店,又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

相比较于“好东西”,在“高效率”层面,专车体现了更为淋漓尽致的优势。我们所看到的是,一方面,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包括杭州、成都、西安、南京等二线省会城市,“打车难”早已成为大家头疼的“老大难”问题;但另一方面,出租车司机收入较低,出租车平均空驶率高企的情形也一直存在。

低效所反映出的,是信息的高度不对称。传统模式下,乘客客流信息与出租车供给能力信息之间的匹配,除了依赖于老司机的个人经验之外,几乎别无他法。在欧洲,许多国家在大街上是拦不到出租车的,只能通过电话预订,目的就是为了降低信息不对称性,提高运营效率;但此一方式在中国并未大范围推行,部分是因为人口众多,部分也是因为无论是政府还是出租车公司,均没有激励也缺乏能力,建立起一套完善可行的运营系统,这一情形直到移动互联网出现才得以根本改变。“嘀嘀”与“快的”的迅速崛起,使得类似于北京96103这样的出租车呼叫系统形同一个笑话;而之所以全国人民(包括的哥们)的手机里会如此迅速的装上这些APP,只是因为一个原因,就是其利用互联网前所未有地降低了信息的不对称,从而极大的提高了各方的效率。

出租车行业低效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在传统模式下,其商业特征和饭馆极为类似,即永远都同时存在高峰时段和低谷时段;然而,我们却总得按高峰时段去配备资源。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些资源到了低谷时段几乎只能闲置,根本没法利用;所以高峰时段大家打不到车(犹如饭点吃饭要排大队)而埋怨不断,但这2、3个小时的高峰期一过,又满满都是闲置在那里的过剩生产力。

在传统模式之下,这个矛盾是无解的,因为其投入都是刚性投入。出租车是真金白银买的,出租车司机是全职工作的,所以投入越多,非高峰期浪费的闲置生产力就越严重。报道显示,北京市近10年以来城市规模、人口出行量持续攀升,但出租车总量却一直维持在6.6万辆左右,没有任何增长;全国其他城市也都是一样。究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在传统模式之下,单纯增加出租车数量可能会造成更多的浪费。

移动互联网模式下的专车服务,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提高效率的高级模式,是能够充分调动起已有的存量资源,而专车首先就调动起了城市已有的机动车存量资源——汽车普遍利用率低下已是不争的事实,大多数车辆一年行使公里不足万余,大量时间闲置;而专车服务,就是在不增加机动车总量的基础上,有效盘活了存量车辆,提高了其使用率,这一模式无疑更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并且,不少专车司机也有自己的其他工作,从而相比较于出租车司机,其闲时的利用效率明显更高。可见,无论是在机动车的投入,还是人力资源的配备,专车服务所体现出的柔性,以及由此所提高的效率,都是传统出租车模式所无法比拟的。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的战略,说明高层已经充分意识到互联网与传统产业对接所能够爆发出的巨大能量。接受并拥抱这一能量已经成为监管层共识,也唯有如此,方能实现新常态下的创新驱动型经济。方向是明确的,而如今需要立即着手实施的,就正如马化腾所言,“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强化部门间协同监管,实现快速响应、联动处置,形成融合市场的监管合力,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在技术、标准、政策等多个方面实现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充分对接”。

(刘韬,时间投资合伙人)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