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钛媒体专访:过年回家,用用“本地”,简直大叔创业了

钛媒体专访:过年回家,用用“本地”,简直大叔创业了

前些日子接受了钛媒体记者刘媚琪女士的采访,于是有了下面的这篇文章。本地的起源与诞生的历程,尽在其中,欢迎注册本地,加入到这个全新的天地中来。
 
    就在今天,2月15日,情人节的第二天,也是大规模春节放假之前,一款叫做“本地”的产品发布了,乍看非常像移动版的微博+陌陌+微信,但是再仔细看,却完全有别于微博、微信和陌陌,基本没有关注关系,而是以你的地理位置为主线,恰如Slogan只有的那一句话“你就是世界的中心”。你在哪里,你就能让你附近的人都看到你的信息,即便别人没有关注你,你所在“本地”的任何吃喝玩乐信息也都逃不过你的眼。
 
    钛媒体编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不是回家过年最好的交友利器吗?难怪要选择此时发布了。再仔细一看,创始人是谁,竟也是钛妹们多年的好友,江湖鼎鼎大名的简直大叔啊。
 
    这个中年男人在江湖上被更多的称为简总,从中国最大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做到保险集团公司负责投资业务的董事总经理,中途利用在美国游学的一年以”简直“为笔名写完两部小说《我想陪你去麦加》、《浮图》。简总在微博上红极一时,至今仍积累有诸多追随者。
 
  律师、投资人、作家⋯⋯这个喜欢跨界的“疯子”,在他40出头的时候,又开始追赶移动互联网的热潮了。
 
    这一切都源于那场海外旅途。2014年8月,简直去波士顿休假。波士顿洲际酒店旁边的水面上停着为纪念波士顿倾茶事件而建的仿古帆船,有登船游客从船上往水里扔假茶包纪念美国独立革命。坐在水边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简直想到世界上有许多游客都来过这个地方,想过什么或拍过什么,应该有一款手机应用,可以把人们在任何一个地方拍下的照片留在当地,让下一个去那儿的人能够看到。
 
    有了这个创意,简直研究了Instagram、陌陌、微博、微信等许多款国内国外社交应用。他发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社交产品可以归于三个阵营,以微博为代表的广播系统,以陌陌为代表的目的指向的异性社交,以及微信等产品所运营的熟人关系。
 
    而Instagram、微博、微信等是基于关注的链条,在时间线上向订阅者推送内容,虽然或多或少附加了地理位置,但都不以位置为推送内容的主线。而以陌陌为代表的异性社交应用则以对人的搜索为主,内容并不重要。而且微博在变成广播和宣传平台之后,逐渐失去了社交的属性,微信朋友圈却让熟人关系变成一种负累。所以简直认为,
    它们都没有解决日常生活中浅层次的社交需求,因此在强关系社交和弱关系强目的社交之间,有巨大的更符合人性的产品空间。
 
    2014年8月底,简直从美国回到北京,找到现在的两个同为大叔年龄的合伙人,开始产品原型的开发。因为“身边”、“周围”、“附近”……等可以表达创意的词汇都各有产品占据,简直就起了“本地”这个名字。
 
 
“三个都是大叔,就差一个80后程序员了”
 
    和其他移动app的创业团队相比,“本地”团队三个合伙人是典型的大叔创业——简直41岁,而其他两个合伙人则分别是43岁和45岁。“本地”早期的创业经历充满了无厘头的元素,简直觉得他们几个大叔级合伙人很像格林兄弟《不来梅的音乐家》这个童话故事中那样,几个年老色衰的家伙凑在一起,最后却合成一支出色的乐队。
 
    简直有10年律师的职业背景,红杉、鼎晖、赛富、君联等投资机构都曾是简直的客户,这些年里,简直也积累下许多投资圈的酒肉朋友。但简直说,大叔创业不需要天使投资,只需要合伙人。简直的合伙人之一是互联网企业家,附带着早期海归、计算数学专家的标签,另一位是负责本地原型开发的技术主管,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电力工程专业,自学成为计算机工程师。多年前,简直的这两位合伙人作为中国移动最早的服务提供商,经历过SP最疯狂的年代,也经历了SP的衰落。简直的“本地”像是把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重新激活了。
 
    2014年四五月起,简直为一个又一个互联网创意所激发,却遭遇人才饥渴。赴美休假之前,他就为了另外一个项目组建团队,在一间星巴克里接触了三四十位来自百度、搜狐、腾讯或已经在创业的工程师,但没有一个人被他说服加入创业。在互联网行业的年轻人眼里,简直既不懂技术,更不是互联网界的老人,他只是一个“文科大叔”,即便简直用高薪邀请,但年轻人更在意事情本身是否有前途。
 
    “我有一个创意可以改变世界,就差一个程序员了”
 
    这句话,简直本来是认真地写在微博上,后来他发现这是一句流传已久的笑料。那个创意,后来有朋友主动帮忙接过去做,“现在也没有做成,我都不好意思问了”。
 
    在之前项目进展不顺利的情况下,波士顿的创意成为简直的新想法。
 
    从波士顿回来的聚会上,简直不好意思地向朋友们说:“我又有一个创意”!
 
    在一片哄笑声里,有一位朋友对简直说,自己有兴趣合做。就这样,简直与“本地”其他两位合伙人开了第一次合伙人会议。后来,他们拉来公司里面三四个工程师,又从外面的朋友处借调了几个人过来,凑成一个“草台班子”,从9月初动工做“本地”。
 
    项目开工之后,简直发现,年轻人们仍然无法被他的故事说服。他跟外包团队的年轻工程师说:“要不你正式加入我们创业吧”,每次都会被拒绝。
 
    整个2014年,朋友圈所有人都知道简直要找人一起搞互联网。但从“招募技术合伙人”到“高薪诚聘”,每一个招数都失败了。
 
    在前一项目交给朋友做的前夜,简直给一个小技术团队的开出疯狂的价码,
 
“创意我拿,钱我出,股权百分之七十归你们,给你们几十万年薪,我只想把事情做成”。
 
    后来,在Android Demo已经装到手机上之后,经由雪球创始人方三文介绍,简直找到了第四个合伙人黄海均。当时黄海均刚刚向豌豆荚提交辞呈,即将加入一家创业公司。两人见面之后,简直对黄海均说,“过来的话,有机会把你之前几年的社交产品经验全部发挥出来”,简直向黄海均展示了已经装到手机上的本地原型,那里已有简直从微博上邀请的数百早期用户。
 
    黄海均被简直的这句话和几百名用户的互动状态打动了,成为“本地”团队第一个真正出身于移动互联网业内的85后合伙人,负责产品。随后以黄海均作为号召,“本地”团队策划了一系列招人活动。有了看得见的产品,简直发现找人比较容易了。2014年12月底,简直就搭起了一个10人左右的团队,包括iOS端、Android端、服务器端的“自有”技术团队以及UI设计师。
 
    全新组建的技术团队对简直说:修改原来外包团队写的代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完全重新写,时间会稍长,因此简直决定重新开发,全新版本的本地在今天才得以能够上线发布。
 
    本地团队把一万多人玩得不亦乐乎的测试版成为产品原型,0.9版。繁忙的新开发期间,不懂技术的简直自封为首席陪聊师,倾听每一个针对BUG的投诉,然后统一回答:“这个BUG我们已经掌握了,将在新版中统一解决。”
 
 
 
“本地”是什么?
 
    每个人走过一个地方的时候,都可以选择留下痕迹,或不留下痕迹。“本地”是完全模仿正常生活态度和社交方式的App,尽量模仿正常人生活的互动或者不互动。在“本地”上,不以关注为前提,也非熟人关系,信息以地理位置排序完成附近信息的推送,每条信息以一张图片+文字的方式表现。
 
    简直说,“希望让社交软件回归到正常的人生”,当人们走过一个地方,发布一条信息,附近的用户能够看到,但每个人都可以沉默的走过,不留下任何信息。“本地”的定位用简直的话来讲是“故意的模糊”,将普通用户的位置误差定位于500米左右,如果用户在一个社区里面的咖啡馆里发布消息,他在“本地”上的定位是在社区里面,但不会显示具体的位置。
 
    简直试图用“本地”把陌生人关系和熟人关系一网打尽,因为基于地理位置排序,在“本地”上,看到熟人发布的信息,同样不必须做出回应,
 
“这款App不是生活的全部,不必费劲心机的经营app里的人际关系,可以放心的展现自我”。
 
    软件的原型开发用时两个月左右。到2014年11月20日的时候,“本地”安卓版开始内测,一个月后,iOS版开始内测。2015年1月, iOS 版通过 App Store 的审核,两个版本开始挂网公测。现在注册量达一万多人,日活用户两三千人,每条用户信息下面都有15~20条留言和互动。
 
    最初简直预设,“让每个普通人的每一条动态,至少有一个人回应,这个软件就成功了”。事实上,某位普通用户在本地上发布了一张平常生活照片,一两小时内就得到了16个赞,和10条评论,但她把相同内容发在微博上,虽然有数百“粉丝”,但这张照片没有收到任何转发和互动。
 
    这样的互动已经超出原本的想象,简直对钛媒体说,
“在互联网上,终于可以不靠知名度、耸人听闻的噱头、暴露性的图片,普通人就能获得关注和互动,我的创意思维被极其强烈地验证了”。
 
    “本地”让互联网回归到人的生活本身,她会筛选出有共同兴趣的人——吃货,购物狂,摩托车爱好者,他们可以分享浅层次生活动态,互相找到对方,交流生活信息,约逛街或约一场麻将,她所链接的是周围人之间的浅联系。
 
    未来,“本地”或许对变成一款O2O应用,如果一个县城有饭馆开张,店主可以直接在“本地”发一条告示,附近的人就能够看到,如果有苏州人出差去到桂林,也能马上融入当地人的互动。
 
    简直说,
“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体面的在地图上为自己定位,让普通人在互联网上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本地会有一张全球地图,由本地用户点亮的每个小星星周围都围绕着一圈一圈人们切实的生活。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