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时间投资:论诺奇老板的跑掉

时间投资:论诺奇老板的跑掉

重要提示

此处提示同前一篇,现略


今年一月刚刚于香港上市的福建男装企业诺奇(01353),近期据传老板丁辉夫妇不知去向,导致股价“五连跌”并一度跌破一港币,并于上周三交易中途停牌。

明眼人发现,这个诺奇,早前曾经两次冲击A股IPO未果。2011年3月6日,诺奇首次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同年11月9日,证监会否掉了诺奇的上市申请,理由是:“你公司2004年创立诺奇服装品牌且产品销售主要集中在福建省,报告期内你公司品牌推广费和研发费用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你公司销售模式由直营销售为主转变为加盟销售为主,销售模式转变期间较短且新开加盟店盈利情况低于原有加盟店,本次募投项目以建设加盟店为主,你公司未来向全国扩张终端门店存在销售效率降低的风险。你公司申报材料和现场聆讯未就上述事项作出充分、合理解释,无法判断上述事项对你公司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和募投项目能否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及盈利能力。”

6个月之后,诺奇再次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但此后遇上IPO停摆;2013年3月,等不及了的诺奇撤销A股上市申请;同年12月9日,取得了中国证监会《关于核准福建诺奇股份有限公司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的批复》,得到H股上市最重要的路条,并于2014年1月在港交所上市。

咱看不上的东西,港交所照单全收了——于是有人说,诺奇老板跑路事件充分印证了A股核准制的优越性。而港交所也承受巨大压力,有机构人士提出,港交所应为新股乱局负责,不能声称此类现象为个别事件,需尽到把关责任,不能放任质地不良的民企来港上市。

我们不认同上述观点:要看到诺奇是由于等不及而主动放弃“二次上会”的,而历史上“二次上会”过会率高达90%;这意味着,如果诺奇死扛,最后实现A股上市是大概率事件。更何况,核准制下不乏漏网的大鱼,绿大地、万福生科这样的案例并不罕见。因此,很难用一次成功拦截来佐证整个制度的有效性。

港交所并不为IPO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和募投项目能否具有较好的市场前景及盈利能力”进行背书,因此,并无拒绝诺奇上市的理由。市场也并不傻,在奉行“买者自负”的正常市场,诺奇只是惨淡发行成功——以公司超过8000万元人民币的利润水平,IPO的总估值只有13亿港元,发行市盈率仅13倍;即便如此,公开发售部份获得0.04倍的轻微超额认购,足见市场并不待见这个问题公司。

上市之后,诺奇的股价不温不火,交易量持续低迷。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二级市场投资者并不认可诺奇的价值。而愿意刀口舔血、冒险赌博的风险偏好者硬往里冲,也算是死得明白——很难想象这类投资者会跑到港交所门口维权喊冤。

更何况,如果后续发现诺奇上市过程存在造假,相关中介机构和公司还会被处以重罚。会罚多重?看看2012年被香港证监会处罚的洪亮国际案例吧——吊销保荐机构兆丰资本的保荐人牌照,并处以4200万港元的重罚;禁止洪良国际等五被告公司将9.974亿港元资产从香港转移,并冻结洪良国际的资金。

真正觉得冤的反倒是跑路的丁老板:辛苦“做业绩”好几年,要不是赶上A股停摆,现在没准已经二次过会、成功上市了;只要能在A股上,轻松搞搞股票质押换点钱回来,继续“维持”业绩也不难,何苦跑路!(要知道,诺奇并非全流通H股上市,大股东的股份不能流通。)

而且,在A股就算最坏的情况发生,剩个壳也是不错的——现在A股随便一个壳都比诺奇历史最高市值还大。以中小板的步森股份(002569)为例,同样是男装股,同样是二次上会,同样是上市后业绩变脸(步森14年上半年巨亏3000多万),但同人不同命,步森二次上会冲关成功了,于是步森的老板根本不用跑路,他们手中的壳停牌前市值高达16亿元。当然,如果敢想、会玩儿,还有更好的标杆——学学那位“不想玩互联网的土豪不是好厨师”的餐饮大亨,主业垮了没事,实在不好做还可以做云,管他是云计算还是云算计,爱拼(凑)才会赢。

这么看,诺奇的丁老板,实在是搭错车的典范,没能赶上A股的IPO盛世,一步错、步步错。反过头来看,A股市场的投资者,作为这个神奇市场的买方,你是该郁闷呢,郁闷呢,还是郁闷呢?

(作者徐大卫为时间投资分析师)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