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猪操纵了股市

猪操纵了股市

话说近几年,猪在东土经济生活中的作用非常大:

2007年,猪肉涨得猛,不仅导致“能繁母猪”身价大增,也导致了一系列的加息、加存款保证金率、央票发行、窗口指导紧缩信贷,最终导致股市从六千多点跌到一千多点。要不是西方世界发生了金融危机,东土大唐由八戒引发的崩盘惨案几乎没有办法收场。

2008年一整年,各部委、各地区、各行业、各大款,纷纷烘托、参与、发起、火上浇油了养猪热。

2009年上半年,接受了各种补助的“能繁母猪”所生的小猪们一茬茬长大、排队上市了,供应数倍加大,适逢猪流感,需求有所降低,两边一挤,猪肉有半年没涨价。猪肉不涨,给了上面“通胀不会因为胡放贷而出现”的信心。于是股市犹犹豫豫反弹到2500之后,信心市又给催到3500点。

2009年下半年,8月,猪流感不宣传了,08级政策性扩招的小猪快杀光了,于是,猪肉开始涨价了。于是乎,央票又重启发行,市场还谣传说窗口指导银行紧缩的电话铃声又起,而发展改革委受到猪的胁迫,居然放弃了打磨十余年好不容易粗糙成型、尚未正式使用几次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不许汽油涨价了——中石化这头刚刚吃饱的肥猪,在尚未效法中石油给中高层干部“团购”豪宅之前,居然跌停。整个八月,受猪的影响,赌指从3500又快回到2500。

由这三年和谐及维稳的努力全系于一斤猪肉不难看出,猪其实是中华上国当之无愧的第一神兽。有识之士当建议有司放弃久拖不决的“股指期货”,正式推出最能反应神州经济基本面的“猪指期货”。如果这个东西也要经过很多年的审慎研究而“无法仓促推出”,当再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禁吃猪肉,把这样一个神圣的生灵彻底供奉起来,从而将其从“核心CPI”中剔除。如是,则“治大国如烹小鲜”孰几可期。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