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伟大的时机

伟大的时机

李董事长没有因为公司赚钱而成为全国首富或全省首富甚至全市首富,但“上市审批制度”和“放开发行定价”二者重叠的时与机联手造就了他。

  

海普瑞公司2009年销售收入22.24亿元、净利润8.09亿元。经询价机制,海普瑞公司以每股148元人民币定价发行新股,发行后总股本为4亿多一点,公司按发行价整体估值近600亿元。不考虑上市首日例行的巨大涨幅,按发行价计,持股近三分之二的二李夫妻已经成为内地首富。有人问李董事长“你如何看待财富的变化?”,对方答道:“这一切主要是赶上了伟大的时代”。

如果发生在大专辩论会上,这是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漂亮回答,它使得所有听到的人,包括拍板的领导、围观的群众甚至身陷赌市不能自拔的股民都感到熨贴和满意。但如果问题不是集中到李氏夫妇个人财富的从天而降,而是回到发行和定价本身,更合适的回答可能会有一字之差:这一切主要是赶上了伟大的时机。因为时代这词显得太长久,我们的政策变动往往只争朝夕。

由于没赶上政策大幅变动错过抄底机会的地产商潘石屹给大家讲了这么一个工作上的段子:公司学习近期调控新政策开了许多内部的会议,同事们总是说,“这条能执行吗?”、“这条能坚持吗?”潘总告诉同事,“一切都按所有的政策能完全执行去考虑”,因为他自己2008年底对房地产市场判断发生失误,主要原因是他没有想到,2008年头尾之间的政府政策,从打压到救市转变那么猛,弯子转的那么快:贷款全部延期;欠政府的钱可以推后;房贷利率七折……

有一位地产商朋友,受惠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公司出品的房子在2009年一年之间售价上涨超过200%,从而实力大增,最近开始构想更为远大的发展方略,这就不可避免地讨论到公司上市这件事上来。很多朋友警告他,别想这事了,这不是中央又宏观调控房地产了嘛,证监会拉了国土部一起来严审地产公司上市,困难重重,还是别折腾了。

我的观点和这些朋友们正好相反:现在正是房地产公司们又一次为借壳上市开始动手做准备工作的良好时机。一般来说,一个借壳上市涉及到公司内外部很多工作,很多中介机构要进场,前期准备工作差不多要费掉大半年的时间,正式“报材料”怎么着也得是一年之后的事了。近年来与房地产、与股市相关的各种政策变动窗口期似乎总是一年半左右的样子。一年半前电话通知只卖不买,一年半后就可能电话通知“谁卖查谁”;一年半年用212、121等各种文件限制地产公司融资,一年半后就逼着银行经理上门催着地产公司提取贷款;一年半前指导发行定价不能超过某个上限,于是很多公司发行市盈率定在29.98倍,一年半后又以放开发行定价为工作业绩,超募成了伪问题了;一年半前强调创业板要有创业特色,行业不限,只要有成长性就行,科技色彩要弱化,创业板不能直接被理解成科技板,一年半后听说全国人人都在吃的榨菜公司被以没有科技含量而拒之门外,因为没有技术含量的商业模式,那怎么能叫创业?

这些变动频仍的事情如果放在古代,肯定是不会有人回顾和记忆——风月人士常说,男女之爱作为一种化学作用,有效期最长不会超过36个月;爱犹如此,何况其他事务乎?但如今身处互联网时代,的确有些麻烦,所有上面这些政策上的变化,都可以通过谷歌公司设在香港的服务器加以搜索、加以还原。有了这些对“时机“的分析的经验,有记忆的人就应正确应对。因为我们每一年半左右都面临着新的政策,新的办法,新的指导思想,新的有力举措,所以一项伟大的工程比如公司上市,根本就不能根据眼下的政策来判断、来设计、来决策。基于此论,我对朋友的建议是,快做准备,现在地产领域已经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状况了,正是开始着手准备,迎接下一轮宽松到令你落泪的“伟大的时机”的准确时机。

古人说,时势造英雄,这句话如果放在今天,也和文首那句“伟大的时代”一样不切实际,要改成“时机造英雄”才写实。李董事长没有因为公司赚钱而成为全国首富或全省首富甚至全市首富,但“上市审批制度”和“放开发行定价”二者重叠的时与机联手造就了他。要赞美这个“伟大的时机”的不仅仅是他——不用去仔细研究基本面,仅从公司名称就能大致推断,如果换个时机,下列公司若在现在这个时点报创业板,恐怕都会被婉拒:制造和销售服装的探路者、卖办公用品的立思辰、跑运输的新宁物流、验光配镜的爱尔眼科、连锁销售农业机械的吉峰农机、卖电影广告的华谊兄弟、造纸的万顺股份、提供公关服务的蓝色光标、以股吧为业的东方财富、还有那个谁也说不清楚在做什么的华谊嘉信。这些公司都不幸落入目前领导上宣布的“创业板不欢迎的八大行业”,而幸运的是他们都起早一步,赶上了伟大的时机,目前合计市值已过千亿。

《新世纪》周刊 2010年第18期 出版日期2010年05月03日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