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必须旗帜鲜明地唱多(三)

必须旗帜鲜明地唱多(三)

三、我们所处的世界

唱多是一件无趣的事情,尤其是如果你身处一个大国,此国住房拥有率超过百分之八十,而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居然为该国总理及副总理公然与房价为敌的各种言论叫好的情况下。必须承认,在这个诡异的末法时代,一切都似乎疯了。

我们的国家,经过一百多年的折腾,非常艰难的、但却不可逆转地,走向回归正常的道路。折腾使整个国家失去了一百多年的时间,使数以亿计的人无缘无故过早失去了生命,使整个国土几乎失去了地球表面本身应有的颜色。更要命的是,目前还活着的人们中间的一大部分,由于对折腾的鲜活记忆或代际口耳传递,已经失去了作为个体独立面对社会与世界的生存能力——这些人仇恨各种自由,呼吁各种恩赐,坚定不移地走在通往奴役之路上。

更加不幸的是我们当下的周遭世界,雪上加霜地,使我们失去了回归正常的引领。19世纪,20世纪,中国无数次错过了与地球上其他伟大文明一起重新成长的机会。等到我们在烂泥塘里折腾到有气无力,刚刚上岸、草草洗净身子、吃了几口人吃的面包、准备重新做个体面人的时候,这些烂熟的文明都已经走累了要躺下休息了。现在的问题是,看到邻居们、老师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休息,我们内部这些坚定不移走在通往奴役之路的老乡们“继续回泥塘里打滚才是正事”的声音更大了。



四、差点忘了我是在说A股

扯远了,咱们不过是在唱多A股,怎么说得没边没沿了。在上述内外部环境下唱多A股,就跟温总孤单地唱多政治体制改革一样可笑。但是,正如政治体制改革和回归普世价值都是必然要发生的大事件一样,A股长期向好是任何投资人不得不面对的客观前景。

目前的空头思维主要集中在如下几点上:

1、官府对流动性的控制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长期化”了的。

这个观点对市场的低估和对官府能力的高估一样明显。眼下所有的经济困局都是官府一手炮制的,包括这个所谓的流动性过剩。官府没有能力通过一个新的政策纠正一个旧的政策,无论前后两个政策本身正确或错误。它与我们一样都处于变动不居的局中。出于自负以及恐惧(这个组合奇怪吧,但它是事实),它屡次错误地滥用金融系统,使货币相对实体财富超量增长,形成了各种资源包括土地资源虚假稀缺的局面。面对着房价飞涨的政治压力,它又掉转枪口与房价为敌,这也就意味着与“已经与现存房价相适应的各种公共设施、地方财政、工资水平和其他所有物价”为敌。

历史将再一次证明它们的举动是徒劳的,对滥发货币的最大尊重是顺应已有的价格水平,通过减税来调增收入,节制政府无谓的开支,特别是政府毫无意义的商业冲动。

当官府也认同这一点时,这一次所谓的宏观调控也就会式微。上帝保佑,届时的惨烈局面不要使官府又一次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本加厉地剌激经济。再搞一次疯狂印钞,货币畸型分配再次引发国进民退,恐怕山河都要变色了。

旗帜鲜明地唱多,其实就是寄希望官府在屡碰南墙之后,能够有勇气和智慧,在一定范围内收缩可见之手,给市场在已有货币、信贷状况下调适修复的空间。这个空间,对于A股市场上的中小企业而言,那就意味着成倍、十倍的成长。

2、各发达国家的经济完蛋了,外需没有了

第一万次强调,各发达国家的经济好着呢,完蛋了的是他们的公共财政。对人类而言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是自然环境,以及人之为人的社会机制。只要这两点没有坏掉,再大的危机都不过是媒体上的谈资。目前地球上这两点同时坏掉的只有天朝,所以我断定我们处于五千年未有过的大底部。在媒体津津乐道的美欧诸国,所谓的危机,就是过于社会主义的福利体制,使国民以过度的享受拖垮了公共财政。如此而已。即使这些政府统统破产,不过是甩掉了本来不应背上的包袱,国民在稍微体会一下低福利的健康约束之后,仍然过着平安详和的日子。

如果说到天朝这些年来似乎赖以生存的外部需求,那么可以这样说:但愿所有外需消失。与全世界为敌的自卑心理导致的外汇收集癖这种体制性弊病,使得全球的超市陈列的日用商品九成以上来自天朝,而且是以天朝百姓无法企及的低廉价格呈现。如果拿这些商品的质量与价格,与天朝县级、地级城镇同类超市伪劣商品做一对比,任何一个稍有脑子的人都会发现,过去二、三十年,我们所谓的发展,不过是用全民的健康、国土的污染,来支撑了“外需国”的山清水秀、物美价廉。十四亿人的辛劳、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壤沙化、河流消失和空气浑浊,没有换来《光棍儿》们生活的丁点改善,只是支撑了一些妄人在各种国际场合大言炎炎的大国崛起、东施效颦的“主权投资”和发达国家消费者完全不领情的奢廉消费(我没写错字,你懂的)。这样的外需,早消失早好。迟早有一天,政治的、社会的、公民的压力,会使这个国家回归到自我服务的正常道路上。

换句话说,我们如果相信这个国家的普通市民会有机会享受到价廉物美的出口商品转内销,以及他们的乡间光棍儿亲戚们能有机会成为日益“过剩”的工业品的消费者,包括汽车(!)在内的A股消费品公司,将面临着巨大的、全新的发展机遇。

3、全流通解禁的压力

对于A股而言,这个空方理由是真真切切的,也是我不得不予以尊重、不好反驳的一个重点。

4、A股发行审批废除、市场回归全面正常的风险

这个,呵呵,如果能够发生,于国于民都是莫大幸事,大家完全可以失去全部身家来拥抱她。但是,可能么?

行文至此,我终于认识到了一位朋友所说的”唱多全无美感“的含意。本系列尚未正式展开,今天就宣告结束。唱多灾难深重、人祸频仍的中国,唱多制度扭曲、逻辑荒谬的A股,是一个注定要饱受嘲讽、不解的举动。接下来的博文(如果持续写下去的话),我将脱离A股的遮掩,直接面对生命和生活中更为本质的东西。

推荐 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