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听说京沪高铁要特批上市了

听说京沪高铁要特批上市了

财新网报道,京沪高铁要“未运营先淘金,将于2010年内IPO”。真是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世事如棋……。转一篇2007年初的网上博文存照。

-------------------------------------------------------------

PPP+PE:京沪高铁融资方案的不二之选(2007-01-15)

首先看看这两则新闻:

曾培炎要求京沪高铁项目尽早开工

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表示,要抓好京津城际铁路及武广、石太、郑西客运专线等在建项目建设,尽早开工京沪高速铁路等重点项目,加快缓解铁路运输能力紧张的问题。铁道部已确定2007年确保京沪高速铁路开工建设,并在2010年基本建成。这条客运专线,纵贯京津沪三大直辖市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

京沪高铁开工一拖再拖

对于迟迟没有开工的来说,目前亟待解决的还是资金问题。国家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汪鸣昨天对记者表示,现在常用的几种融资模式都不足以满足京沪高铁的建设需要,京沪高铁惟有寻求突破性融资方式才能解决其庞大的资金需求。

原本决定去年开工建设的京沪高铁项目,开工日期被拖到了今年,虽近日已承诺今年确保其开工,但今年会不会令所有关注京沪高铁的人士又空等一年,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京沪高铁所需的庞大资金,究竟是否达到近日讨论激烈的2000亿元,汪鸣表示,资金的多与少并不是主要问题,随着项目的开工,资金会经常有所变化。问题关键是该项目投资规模很大,在目前所有的银行贷款、发行债券以及企业上市这几种融资方式中,都不足以满足京沪高铁所需费用,所以,“只有寻求突破性融资方式才可以。”汪鸣说。

在世界范围内的资金过剩的大背景之下,铁道部竟然受困于融资问题,使中国经济最大动脉之一的京沪高铁迟迟不能动工,逼得国务院副总理开口下令,这件事可以称得上是2007年开年第一大经济奇闻,甚至可以说是一桩丑闻。而我们从上面的新闻中可以看出,连“国家综合运输研究所”这样吃纳税人饭的机构,居然也拿不出象样的主意,而寄希望于“突破性融资方式”。

如果这个研究所或铁道部的领导能亲自到本总的博客上来学习,这个问题今天晚上就解决了,而且完全用不着“突破”什么。

对于京沪高铁这样资金需求大、经营前景光明的项目,资金应该是最不成问题的问题。根据近一、二十年各国解决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运营问题的经验,本总认为,铁道部如果不能从国库里倒腾出2000亿元来修建这条大动脉,那么现成的融资方式就是PPP+PE。

PPP,即Private Public Partnership,可以用中文形象地翻译为“公私合营”(看官可别联想到1950年代的故事),就是政府提供经营特许权,私人提供资金进行建设及运营,实现为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目的。这里的私人,并不是指自然人,而是指一切非政府财政的资金,它可能是张三、李四这样的自然人的,也可能是中国移动、宝钢、蒙牛这样的企业的,也可能是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存款,甚至可能是社会保障基金及企业年金。

PE,就是时下热过了头的Private Equity,私人股权基金,也就是主要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的投资基金(投资公司)。前面所述的自然人、企业、金融机构、社保资金,通过PE这样的管道,在职业基金经理的打理下,组成十数个基金,再由这些基金,按股权方式组成一个实体(比如就叫京沪高铁有限公司),通过与政府签署PPP协议,取得京沪高铁的建设及运营权。

为什么要使用PE而不是直接发行股票设立一个上市公司来做这件事?因为在三年左右的建设期内,此项目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无法向公众投资人提供投资回报。这一段时间正好就是PE的活动期间。PE以等待的时间换取价值成长的空间,一旦高铁投入运营,取得了经营数据,2000亿的盘子马上就可以无缝对接到公募资本市场,这将是仅次于中国移动发行A股的令人激动的资本市场大事。

现在的问题是,社保资金、企业年金、保险资金、大企业闲置资金、富裕人士的钱多得烫手,而我们的京沪高铁又因为没钱而开不了工。这样的丑闻,促成我花费二十分钟的时间写下这一篇短文,希望它能解决掉这个问题。

一如既往地,我宣布这里的创意版权属于全世界,欢迎“国家综合运输研究所”的有关同学在本博客的基础上,扩展为二万字,也就是说,加上19500字的废话之后,将报告交到铁道部领导,并通过铁道部领导,转呈到曾总理、温总理的案头。如果解决掉这件大事,本总的二十分钟就是值得的。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