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假如我是证监会主席

假如我是证监会主席

周末写了个股市随笔,安慰被股市熔断的赌徒,得到一些朋友的谬赞和转发,但其中也有讥讽或批评的声音,主要就是两点:

1、“在股市混得惨的人,才会一直批评证监会”——这一点我在该文中反击过了。一篇文章分两次发布的好处就是多,《中式证券“监管”及其应对》全文发布时顺口骂了一句,之后就没有再看到屑小之徒从这个角度下口。

2、“批评总是容易的,建设很难”——这个“建设比批评重要”的逼,很多人都装过了,但每次出现,我都给你满分。这篇专门用来回应这个长盛不衰的五毛论调。

从民间个人的角度,我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性意见比我提得、被采纳得更多。就拿现在人人尽知的PE(股权基金)来说,如果不是我于2005年前后重度介入发改委及证监会的规则设计和论证,这个领域不可能长得那么像正常国家的该行业的样子。

吹牛就到这里,现在咱们来说说,如果我是证监会主席,大权独揽,又获得上层领导支持,我怎么来给这个我几乎可以任意行为的领域治病(美国SEC主席不能任意行为,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委员会制,凡事都要全体委员经过漫长的讨论和表决,主席就是个主持人。而且这些委员都是业内精英,人家犯不着就重大决策“向全国人民征求意见”。嗯,括弧多是因为我知道得太多,知道越多越痛苦,打住)。
 
一、从根子上还权于市场

趁着任何一次股灾,比如这次熔断大坑,直接放开给新股发行的价格及数量上的人为限制。此事只能做不能说,你不能天天发微博说我得到授权了,我要搞了,我要从三月一号开始有授权了,嗷嗷嗷大家别害怕我说错了,我不会从三月一号开始搞,我是说我要从三月一号开始制订细则了,我有细则会征求大家意见然后才正式搞……你是要吓死市场然后把这事再一次搞黄么?

正确的做法是,这次开始恢复发行新股之后,你就别再限制价格,让市场给公司正常定价,让公司IPO拿到本来应该拿到的资金,停止侵害首发上市公司股东的财产权利。数量嘛,反正你先自己审核着,你开足马力,速度也就那么一点点,快不起来的。等市场在适应正常新股定价、新股上市不再神经质连续飙涨了、甚至新股上市首日出现破发了,你自然而然地把审核权下放给交易所,这事就成了。听懂了没有,乖?

这个是A股正常化方向上症结最大的一个环节,我连续呼吁了十多年,大家都已经完全明白。放在这里凑个数,省得有人说我抓小放大。所以这个我就是虚虚一提,今天的重点其实是下面两条。
 
二、以“投资公司”机制破解市场参与者以散户为主的被动局面

大家把A股市场散户参与者众多的局面归因于天朝人好赌,这个借口过于方便了。人的行为来自于制度约束及激励,咱们不要把一切问题都归因于人口素质,这才是解决问题的良好出发点。

散户化的原因有很多,列举没有意思,其中最大的一条就是个人股票投资收益免税。再也没有比税收更能触及灵魂的经济管理举措了。

在现有税制下,张三李四王五个人炒股完全不必思考税负问题,而如果他们三人成立一个张李王投资公司(或合伙企业,下同),麻烦马上就来了。这个张李王投资公司,将不但面临着企业层面的所得税(读者中的小律师小会计师马上要说了,合伙企业没有企业所得税!我知道,亲。别挑战你一生都没机会遇上的最牛逼的前辈——因为我退休了。真的不再加括弧了),还有营!业!税!这个大家肯定没有没想到。张李王投资公司向张、李、王再分钱还有个人所得税。

一个经济行为,个人名义去做就没负担,组团去做就遇上大麻烦了,这是什么样的逻辑?这是促进资本市场行为主体散户化的伟大安排。除了明面上的税收,设立一个公司还要考虑符合工商局要求的注册地址等等非常讨厌的、天朝特色的事情。这,就是A股市场参与者散户化的核心根源。

你会问“他们联手搞个私募机构,不就可以比照公募基金或信托计划偷偷享受免税待遇了吗”,你去阅读一下基金业协会正在准备上马的管理办法,就会理解如果只是集合个人资金一起炒股,张李王是不会受这个委屈的。如果他们想集体分享和分担投资活动,会把钱集中在其中一个个人账户中运作,看上去还是一个大散户(对了,这就是大家嫉妒的“牛散”们的来源)。

解决这个问题,在目前个人炒股完全免税的大背景下,为了消除大量的个人账户,证监会应该推动“投资公司”机制。一个全部业务就是二级市场证券投资的实体,应该免除企业层面上一切税负。股东或合伙人是个人的,其从投资公司所获收益分配也免税,而股东或合伙人是企业的,就把收益合并到自己账面上去完税。通过这样的制度设计,“投资公司”机制不会造成现行已有税负水平的下降。

说起来很简单,但这将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举措。不仅可以被个人联合炒股的投资俱乐部或投资圈子所用,而且可以为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乃至一切机构所用。其效果是市场参与者机构化、大型化,以及投资行为的长期化、理性化。

有聪明的又要问了,难道把大散户们算术相加,用公司外壳粘在一起,就是机构了么?问得好。这就是所有公募、保险、甚至银行的成因。

所以说,你不能天天啥也不做,雇了一帮博士在那里分析写报告,抱怨这个市场太多散户了,太难管了。先深入思考,再付诸行为。改变的权力在你的手里,很难得,而且没什么仕途上的风险,你为什么不行动?
 
三、遏制股市暴涨的不二法门:放开公司现金增发的所有管制

这一条其实与第一条是包含关系,发行审批解除了,增发自然也没道理再管着。但是,如果我们认为IPO发行审批的废除“积重难返,不能一蹴而就”(NND,我其实认为完全可以一蹴而就)的话,上市公司现金增发先行废除审批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资本市场如何才能健康发展?千头万绪你别理它,其实就一句话:让上市公司拿到钱,好好发展业务。上市公司强了,资本市场怎么可能低迷?从肖钢担任主席以来,IPO严格执行限价策略,导致新上市公司自身权益被打新资金侵夺,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缺乏资金而股价虚高的公司,这才是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让资本市场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口号彻底南辕北辙的做法。得,本文要建设,不批评。

因为新股定价不合理、需求暴增,导致其上市后无厘头连续飙涨,带动已上市公司集体估值上升——这就是2015年春天的故事。股市整体突然发神经(其实是你的错误做法导致的,我说市场发神经是给你面子)暴涨了,惊动了领导,纷纷派人过问了,明示暗示防范“泡沫”风险了,证监会如何应对?直接介入股票买卖供求关系,去铲除一些正在买入或持有股票的“非法账户”,剌激出一些卖盘来控制市场进一步上涨以避免将来更大的崩盘?这个极其愚蠢的决策你们做了,而且市场马上来回耳光把所有参与者打成猪头,她直接发生了比你预期要避免的“将来更大的崩盘”严重几十倍的崩盘。那么,是否可以在下次出现类似情况的时候,做一点正确的事情?

我所能想到的正确的事情,就是你要根本不应限制上市公司现金再融资。上市公司市值提升的结果就是它可以以更便宜的成本(更贵的股价,一回事)拿到更多的资金。市场一路上涨,当公司判断已经高估时,它就会有强烈的拿钱冲动。你别干预,你别介入,你别一审半年到一年,让公司错过这市场波动的时间窗口。

上市公司再融资就是供求关系中平抑资金过度供应的重要需方,让它适时在市场狂热时发生,让资金流入实体经济,让公司拿着股民炒股的钱去发展实业,产生利润,回报股民,把资本市场长期走牛的基础夯实(这词貌似证券界专用),这么正常、正确、简单、完全不需要你来设计的市场原理,你以后不要再介入、干预、破坏,你好好歇着,好不好?乖。这么说够建设性了吧?

你的责任不是介入投融资双方的资金交易从而影响过热的市场自然平息,而是盯着公司融资活动中的骗子或老千。这就像警察应该抓捕涉嫌出售有毒食物的饭馆老板,但不应在每一个饭馆的饭桌上审核客人的点菜单并试吃(试吃吃进去多少处长)。这个道理很简单吧?
 
四、我不写了。上面这三件事就够我做一届证监会主席的了。你以为我不会建设性?放屁。

推荐 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