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中式证券“监管”及其应对

中式证券“监管”及其应对

本来我就是在微博上随口说了句“关于从去年到今天证监会是如何一步一步使得投资者(短线赌民为主)陷入炼狱,我有一篇三千字的文章在心里,但是现在人懒得……”,虽然马上就有不少朋友坚持要求我写,我直到下午还是想着虚晃一枪不理这茬儿了,没想到——

“证监会消息,近日,证监会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进行了调整强化,由肖钢主席担任组长,直接抓证监会的扶贫开发工作。证监会的扶贫开发工作规划:‘鼓励证券交易所、保荐机构加强培育贫困地区有上市前景的企业。’”

这条新闻相当黑色幽默。股市一年大波动,数十万数百万人口因股致贫,有人因查配资血本无归跳楼自杀,没想到“会里”还真有一个职能叫“扶贫”。

骂人从来不是我写文章的目的,那是一句话的事儿,何须大费周章。我开始动笔,就是觉得整个证券市场都因为监管机构不懂得自己的定位,把事情搞成烂污一片。而这样的悲剧,我有责任给想不清楚的朋友包括在监管机构供职的朋友们说叨说叨。

一、市场是属于谁的?

这是一个最简单、最根本但几乎从来没有得到认真对待的问题。市场不属于监管机构,甚至不属于政府。市场属于所有的市场参与者。

二、行情是属于谁的?

同上,行情,包括熊市和牛市,甚至巨大的泡沫,都属于市场参与者,与监管机构没有关系。熊市无论有多漫长,监管机构都没有责任去维稳和救市,或者通过各式各样“拓宽融资渠道”的方式去营造牛市。同理,牛市多么火爆,泡沫多么巨大,那也与证券监管机构无关(央行如果从货币供应角度进行宏观调控,那也是央行的事)。证监会不能因为市场不好,就各种明示暗示加大融资交易规模,而市场火起来了,也不能釜底抽薪去强行降杠杆。

三、那要证监会做什么?

证监会应该只负责从市场上揪出骗子、老千。这本应是个类似于检察官的工作。我就说这一句,因为懂的自然懂,不懂的我说多少他都不懂,还以为证券监管是个需要经济学博士、博士后团队才能胜任的金融工作。

四、证监会实际上在做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证监会每天忙的事情太多了。除了开头启发我开写此文的“扶贫工作”之外,证监会还负责了如下这些完全不应由它来负责的事项:

1、造富(决定谁的企业可以上市)

2、熊市中给市场找钱(培育机构投资者、开拓股民融资渠道)

3、市场火热时给市场降温,最夸张就是去年六月强查民间配资,引发市场惨烈下跌,史称“为防范股灾而引发股灾”

4、频繁修改交易规则,见天不让人减持了,不让人买卖了,推出熔断机制了,忙得不得了。这些事情应该由经纪人组织(证券业协会)和交易所去商量,去起草,去表决,与监管机构没有关系。较劲儿的朋友这里可能要插嘴“熔断的确是交易所发布执行的交易规则里的章节”。滚。

五、那证监会如何支持“大国崛起”?

查处骗子、抓老千,这就是证监会惟一可以和必须为“大国崛起”要做的贡献。不能因为研究了“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就是因为有一个成熟而强大的资本市场”,你这里就成天想着怎么折腾市场为大国崛起做贡献。

资本市场强大而成熟了,资本、技术和人力资源在市场上发现、体现了价值,这是市场存在的本意。有这样一个正常而巨大的市场,她自然能为国家和社会发现发挥基础设施的作用。但那是市场本身必然会导致的结果,不是监管机构可以以主人自居去指挥、引导市场而强求的。

就拿这扶贫来说,一个来自富裕地区的企业和一个来自贫困地区的企业,谁在市场上更受欢迎,取决于投资者对其各自商业模式和盈利前景的认可程度。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权力去鼓励来自贫困地区的那一个?!

六、从去年到今天证监会是如何一步一步使得投资者(短线赌民为主)陷入炼狱的?

终于回到了正题。前面都是些常识铺垫。

去年股灾期间有句话说得好:从前的时光很慢,车马信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一千点可以跌一年。

这里说的从前,就是没有证监会查配资这类事件时候的正常熊市。去年呢?两三周跌去近三千点。而查配资的出发点,居然是为了防范股市出现泡沫风险。

什么叫泡沫?市场涨得很高,公司的市值完全脱离了基本面,对吧?比如说中小企业平均市盈率几百上千,对吧?好了,大家不要生抠字眼,就算这种情况就是泡沫吧。市场突然连续狂飙,几个月时间上涨一倍,估值水平雄踞全球市场之首。

那又怎么样?如果没有中式证券监管,巨型泡沫崩溃后会是什么样子?

以纳斯达克为例:2000年3月至2002年10月,纳斯达克综指从5048点大跌至1273点,耗时2年零7个月,跌幅约74.5%。在这漫长的31个月中间,市场有各种震荡、各种反复,参与者有大把的时间决定是否退出交易,或者坚守到亏损七成多、市场见底的那一时刻。

而有了一个“对抗泡沫、防范风险、避免危机”的中式证监会之后,这个跌幅,根据去年的实际情况,创业板在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二十个交易日,跌去六七成市值。你防的什么泡沫?化解了什么风险?赌民被摁在日复一日的跌停板上出不来,眼睁睁看着财富崩塌,事后你可有一句自我检讨?下回再有泡沫,求求你让它自己崩溃,好不啦?

然后监管者总结出来的居然是这样一个结论:市场跌得太快是因为没有熔断机制。好,2016新年伊始终于有了熔断机制,而市场无缘无故在一周内跌去15%,引得全球市场跟着跳水。在万众唾沫之中连夜取消了熔断机制,市场才稍微平静下来。事后你可有一句自我检讨?

综上,在2015年夏天以及2016年第1周期间在A股市场赔到透心凉的朋友们,你们之所以赔钱,并非全然因为自己技术不好,或者运气欠佳。

七、市场为什么波动?

市场涨跌是人人都能看到的客观现象,也是众人参与赌市的根本动因。那么市场涨跌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如果你拿着这个问题到街上随机采访,将会听到如下答案:

国家政策。这些人相信市场是“国家”“一盘大棋”的一个部分,随着他们心目中的“国家”也就是政府的意志在运动。所以如果上涨就会“感谢郭嘉”,跌了就会骂证监会。前面我列举的证监会不应承担而实际承担的很多事务,都是因为从上到下在这个角度持有巨大的预期所致。

庄家操纵。我猜相信这个的人数仅次于第一条。

完全随机。这个也是被无厘头A股培训出来的犬儒一派,人数众多,和这个社会其他领域所见一样。

公司业绩。这是A股市场最可敬又是最悲哀的一批人。在A股非常稀有,但一般都非常执着,即使伤痕累累。

也就这些最常见了吧。我的观点也许在大家眼里是一句废话,但就这个废话支撑我在赌市生存多年:短期因为供求关系,长期因为公司业绩。

觉得我太取巧太滑头太没有观点的人(这不就是巴老说的投票机+称重机嘛),可以去读我关于A股市场的几点看法(2010)(左边文字链接,可点击)。

短期而言,股票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这里的供方就是上市公司(IPO,各种增发)以及原先的多头翻空卖出,而需方就是新买入股票的各路资金,包括散户(A股主力),大户,各种机构。大家可以看出供需两方可能是同一个主体,只是立场随时在变化。

这里我随意使用了“短期”这个词并没有加以定义,聪明的读者马上知道我要什么了。

八、证监会喜欢做什么、最大的后果是什么?

证监会以及由它代表的政府正是通过对供求关系的干预,严重影响了市场的短期运行,最关键的是,它影响到市场主体对“短期”本身的预期。

它所能做到的无非这样几点:人为加大或减少甚至停止新股供应,控制新股价格,允许或默许市场主体加各种杠杆,叫停甚至处罚加杠杆,对了,还要加上,改变交易规则。

与很多朋友因为证监会频频干预供求关系从而彻底否定A股市场不同,我的个人看法是:监管机构的行为在长期来看(定义取决于“短期”的定义)只不过是个噪音。

(在新股定价、控制发行、增发审核拖期使得企业错过泡沫高估期等等等等方面,确实影响了微观、具体企业对资源的获取,从而影响着企业的发展,但是,这里我们不涉及这个方面。资本市场管制对微观及宏观经济造成的损失是另一个宏大叙事,可以出博士论文的。我今天单说这类企业上市就是为了股东资产证券化、没有融资需求,贱价发点新股也忍了,这种情况。)

证监会的行为拉长时间区间来看,都因为相互抵消从而其本身并无长远意义。去年轰轰烈烈地查配资,市场几乎因之死掉,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月,她于九、十月间又满血复活,你以为是救市救起的么?

(坚持了二三十年的发行审批例外,它使得A股生成了独特的估值体系,这个今天也不论。我讨厌这些括弧!再不加括弧了谁再说我的观点片面、不够全面、没有面面俱到的,滚!)

但是,所有有形之手即官府强力行为,都加大了市场的短期波动,使市场运行处于无序、命悬政策一线、无厘头、暴涨暴跌的局面,更重要但很少人能听明白的是,它影响了“短期”的通常定义,使“短期”被拉长数倍,甚至覆盖了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参与市场的整个周期。

你工作五六年了,家里支持你买了房,自己还贷款之外悄悄存了一二十万,听说别人投资致富了,你也计划炒个股(没有选择高息P2P你已经战胜大多数人)。你买了无数本书,包括索罗斯巴菲特彼得林奇,你聪颖过人,理解了短期投票机长期称重机的道理,你开户转钱进去,立志做一个长期价值投资者。

好了,告诉我你把什么叫短期?一天?一周?一个月?一个季度?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如果彼得林奇告诉你至少持有一个季度,那么你可能会觉得三个月是短期,之后就是长期投资。而按照债券市场的划分你可能会咬紧牙关坚定持股一年,这里是短债和长债的区分点。

我要告诉你,因为证监会(保监会也是。它们都是)基本上是盯市监管,它的政策随时都是会因为舆论、有人跳楼引发上级的突然指示、一个偶发的贪腐事件、一个鲁莽而引人瞩目的杠杆收购而变化,并且干预你的投资,你在你设定的投资期间跨度内,所见无非是市场根据监管指挥棒大起大落,有意思的是,这个大起大落还经常与指挥棒的朝向相反。总之,在你以为的“长期投资”框架内,你根本不能看到你精心挑选的优质企业,其股价能过滤监管机构引发的市场噪音,把业绩的影响在股价上显现出来。

由于大多数赌民设定的投资期间,包括赌命的公募基金经理的任职期间,在大数之下都落入了因为监管政策频繁异动而导致的超长“短期”之内,使得A股市场在绝大多数参与者眼里就是一个完全违背价值投资理论的无序随机漫步市场。

如果你非要问,“在这种情况下,简叔叔认为短期是多长”,我可以不负责任地回答你:在A股市场,要想基本抹平监管噪音,最短的短期可能是三年。三到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即使A股市场,最终也会是业绩,而不是其他因素,会使得不同的上市公司,股价走势呈现与业绩差别一致的差别。

这一段比较长,估计已经在智力和耐性两方面淘汰了90%的读者。给个简要的结论:中式证券监管并不会在长期视角上影响市场的效率,但它使短期市场更加失序,更重要的是,它影响了短期的通常定义,使得绝大多数散户和机构都无法在其投资或任期期间内认识到业绩决定股价的客观规律。

在投资视角意义上的“短期”被严重拉长的同时,“长期”也变得遥遥无期(废话)。反过来说,出于对“长期投资”的失望和愤怒,市场参与者们的行为比其他市场更加短期化。短期到什么程序?公募基金一年换手率1000%,市场每次异动下跌,私募经理们就要日急慌忙地告诉他们的客户“我们已经减仓,感觉良好,请诸位放心”。

九、在监管模式导致市场像个神经病一样“长期”上蹿下跳,赌民怎么办?

1、退出市场,如果你的资金,在计划用途和配置上不能把“三年”当做短期来看待。股票市场不是短期理财的场所,拜监管文化(文化这词真好用)之赐,A股更是把这个“不是”放大了万倍。

2、什么?你的资金完全没有其他“短期”计划,也就是说,五年都用不上?天哪,你要么是撒谎,要么你已经战胜了99%的资产配置者。祝贺你,你赢定了,你是一名在A股市场可以生存的投资者。

认真研究,买入历史业绩(而非预测未来业绩,千万)连续优良,老板看上去象好人(对了,起码得有老板,你懂的,我否定了某一类没有老板的企业)的企业,长期持有。这中间要忽略各种监管噪音(查配资啊熔断啊),彻底断了波段操作的念想(看到“我们已将仓位减至舒适位置”,你呵呵就是了,最好彻底不看,它们不会赚到大钱的),在组合公司业绩没有变坏的情况下,一直持有到你实现预期的收益。

全文结论

中式“监管”对市场造成的最大伤害并非简单地增加市场波动,而在于它通过极其夸张地拉长正常市场里“短期”“长期”投资的分界点,使股权市场几乎看不到“长期投资行为”,于是各种骗子和巫术大行其道。

(括弧:本文前半部分一夜被热捧,已经得罪了很多江湖骗子,它们平常伪装成短期波段可捕捉并且可稳定获利,并以此谋生。我看到有朋友转来的文章说“凡是批评官府的都是市场LOSER”。可惜我不是,我靠A股投资,过得比你们好五百倍不止,你爱信不信)。

而应对这种你不可能改变的监管环境的惟一方法是尽可能地拉长你的投资期间,笑看上市公司业绩增长,和监管者像走马灯一样地更换。这很难。但我说了,也体会了,这是惟一的A股生存之道。

推荐 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