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这一次,希望“真的不一样”

这一次,希望“真的不一样”

资本市场上有一句让无数投资者倾家荡产的话,就是“这次真的不一样”。

这是一句老话,老话之所以能够成为老话,总是有它的道理的。同样让投资者痛悔不已的另一句话是“阳光底下,并无新事”。

话说上周五监管部门捏准券商股大反弹的时机(别打岔,你对,不知是谁捏准了谁呢)宣布IPO重启,一石激起千层浪,市场大喜过望——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怎么停发新股也是利好,重启也是利好,这不科学——但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这次真的不一样。

中国的证券市场历来都有些尴尬,表面上“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的顽疾,使得每一次暴涨暴跌都最终以监管层的强势干预而告终,而每一次的强势干预,却又演变为新一轮暴涨暴跌的起点。

好消息是,近两年监管部门似乎已经就A股转向注册制达成了共识,并且一度称将在2015年年内正式(或试点)出台;但坏消息是,实践中却仿佛“打右灯、向左转”。

2014年重启IPO之时,伴随着最为高调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提法,明确宣布了向着注册制大步前进。实际上呢,恰恰就是这一次,市场迎来了历史上最为苛刻、也最为无厘头的新股发行管制——其核心是再一次控制IPO发行价格,使上市公司在IPO时,发行市值仅可为市场估值的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融资额度仅为市场化额度的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公司IPO上市后股价上涨几倍(甚至几十倍),从而让专业打新的投机者们赚的盆满钵满。而其最深重的危害是,疯狂炒作的新股,带动了小盘股股价整体的翻番再翻番,为发生股灾埋下了最直接的祸根(详见:[愚蠢的新股定价方式会再次引发股灾])

如果说,一个正常的资本市场,其基础功能是:
- 使企业主体能够拥有一个直接融资平台;
- 使好企业与坏企业通过时间的长期筛选,能够明显地在估值上有所区别;
- 使投资者(包括散户)能够有相对均等机会,投资于真正优秀而伟大的企业,并伴随其成长获取相应的财务回报。

那么,没有什么比现行的新股发行管制更加可笑及悲凉的了;这还不用说,在宏观经济呈现下滑的情势下,政府最高领导层还一再强调要使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可以想见的是,IPO本次重启(这已是9次暂停IPO后,第9次重启)之后,短期市场仍然会可能呈现出一派疯狂的局面,事实上,“次新股”这样一个除了上市时间之外毫无共同之处、归类几无实际意义的类股,也已经春江水暖鸭先知地成为近期领涨板块。显然,市场已经不再相信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这个话题上“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这时,面对市场短期效应,一个淡定的监管层将显得格外智慧并令人钦佩。它能不能通过修正并真正落实执行规则,将最终使得A股逐渐成为一个正常、成熟、国际化、真正的资本市场?还是“阳光之下并无新事”,绞肉机一样的股灾及救市,之后仍然无人识取教训,一切在轮回一次?

如果注册制已经成为共识,那么就必须要有打破现有既得利益的勇气和格局。更何况,纵观现状之下,A股呈现为一个价值混淆机器,毁灭财富大于创造财富,是中国梦实现的梦魇;而一个好企业能进、坏企业可退的,有能力跟随经济社会发展趋势为企业灵活定价的资本市场,才是中国梦的必需品。

长期坚持的IPO管制体制下,A股实质上一直处于恒时高估状态,因此真正注册制的来临和实行,无疑会使的现有市场估值发生重大调整。注册制的推行将会触及市场估值体系现状,“单凭一个股票代码就可以按照估值二三十亿与他人洽谈合作”的情况会逐渐消失。正因如此,注册制的真正实施窗口不可能发生在万马奔腾的牛市,它必须选定在股灾之后的短暂窗口期,而这才是对智慧、判断以及定力的最大考验。

创造史诗般的时代需要史诗般的勇气,我们到底是将坚持一个对的而忍受短期阵痛,还是畏首畏尾不敢真正实践改革与创新,哪怕早就认识到现在已是病入膏肓?这一次,不仅仅股民,整个经济能否顺利转型,也取决于此。

昨天召开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习总在会上指出“要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这句话引起市场纷纷解读,而其正确打开方式是:唯有能正确给企业定价的市场,才能让投资者以大致正确的价格买到股票。这是充分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唯一方式。

第九次了。事不过三还是事不过十?这一次,希望真的不一样。

(作者刘韬,时间投资合伙人)

推荐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