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简直 > 关于A股市场的几点看法(七)

关于A股市场的几点看法(七)

前次说要搞个点击数的拐点,还真是——(六)的点击数遥遥领先于此前几篇。可能是内容说到机会了吧,也可能是因为它的最后一句话。赌博中的事,真是无迹可循。但既然开始说到了机会,眼球已经勾得凸起了,不继续往下说,有忽悠之嫌。这篇继续把A股市场可能存在的主要机会继续往下编。反正市场就是个纠偏机制在起作用,前面两个机会分别是疯狂的宏观调控政策和错误的锁定期制度提供的,接下来仍然是瞄着错误的官府行为、官府规定放箭,这就叫有的放矢。

3、变态的市场主体结构制造的机会

最近A股市场制造了一波惊天动地的“大股票行情”。市场成交量在短时间内攀升至过去一段时期平均值的三到四倍,相应的,以金融股为首的大股票普遍发生了30%以上的涨幅。行情发生后,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阴谋论也大肆出街,一时好不热闹。那么究竟是谁发了神经?真的是不对称加息的决定提前十天被“亲朋好友、同学、老领导小秘书、司机、情人、二奶,以及拍了他们裸照的人”搞到手了么?这个咱不好断言。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造成这一波行情的钱,并非来自场外、象有些论者说得那么卡通——“炒房团的钱被限购令逼进了股市”;这些钱就来自市场内部。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各路研究员都把两高三新作为新时期股市的投机热点,持有金融大盘股的基金经理沦为菜鸟和笑柄。随着中小板和创业板愈走愈疯狂,基金经理和其他机构的决策者们纷纷把金融股从高配调到标配,后来又从标配调到低配。在“1008行情”发动的前夜,9月底,几乎所有的基金,包括中小盘基金、蓝筹基金、大盘基金——不管它们叫什么名字吧,全都是一肚子中小盘股。然后,在长假期间(再说一遍:前后调整化零为整的长假制度对存在金融市场的国家而言是非常愚蠢的制度安排!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稍微明白金融的领导出面把这蠢事给叫停),要么是全球重启所谓的数量宽松,要么就是不对称加息利多银行股的消息在“亲朋好友、同学、老领导小秘书、司机、情人、二奶,以及拍了他们裸照的人”中间隐秘流传,反正是机构们认识到不配或低配金融股的风险。于是,长假结束后,这些人的行动整齐划一:卖出中小股,买入大盘股。行内把这事叫调仓。一个机构调仓不要紧,要紧的是所有的机构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喊着“一二一、齐步走”的口号,集体调仓。由于上证指数本身就由大盘股唱主角,这一调仓,交易量上去了,大盘股上去了,指数就疯了。市场在没有任何外来资金介入的情况下,成交凭空放大了四倍,指数直升10%。是谁说的来着?“一个人不可能抓着自己的头发使自己离开地面”,这个定理在A股市场就失灵了。我们不需要增量资金,不需要外来力量,机构们一边卖一边买,就能在自己市值并不提升的情况下,把指数搞high。

说了这么多,中心思想就一个:A股市场里同质化的机构、机构们同质化的行为,给善于察言观色的赌徒们提供了绝佳的投机机会:当你看到所有机构们都着重配置了大盘股时(恰如这两天),小盘股的行情就开始了。当所有的机构们都弃大追小时,你坐坐轿子,然后稳稳地下来,笨笨地躺在大盘股上等着它们杀回来。这种事在A股市场上已经屡见不鲜,成为老掉牙的桥段,人们给它命名为“二八转换”,但它真是经久不衰,下一次比上一次更夸张。

有人就问了,你说这么多,这和你一贯恶毒攻击的官府行为又有何干?对了,这种同质的机构,恰恰是官府红旗下的蛋。所有的公募基金的分肥安排都差不多,私募证券基金的发展受到限制,于是市场上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只管盯住指数和同业的公募基金,一种是散户股民。如果拿非洲大草原打比方,这市场上就只有两种动物:成群结队、一有风吹草动就往同一个方向跑的角马,以及在角马脚下四处都是的蚂蚁。如果你蹲下来仔细观察,会发现有一些蚂蚁中的蚂蚁打扮成专家的样子,在认真地研究角马蹄印的深度、角度和力度,向其他蚂蚁们认真地发布着关于角马最新动向的宏观研究报告,并以此谋生。但,真的赌徒,若能摆脱蚂蚁的低端视野,比如爬到一棵树叶上四处观望、看透了角马愚昧的行为模式,就不但能避免被角马践踏,而且还能利用角马疯狂奔跑的机会拣一两块被踩死的角马肉大快朵颐。比如在9月下旬,对于一再疲软的金融股,考虑到各种加息的传言,就有人满仓了这类货,然后随着基金们的“战略性调仓”,一举实现了全仓30%的收益——奇迹的是,这居然只需要一周,真的。

推荐 244